发新话题
打印

冰雨

雪狼湖

寧家,一戶漸趨沒落的富有人家,請來了新的花王,他的名字叫胡狼,一個沉默寡言、又不懂與人溝通卻又全心愛花惜花的人。陪伴他走過每一個孤獨步伐的,就是各種美麗的花朵和一隻精靈的猴子-直到他遇上了寧靜雪。一次寧家的宴會,富家子梁直為討寧家二小姐寧靜雪的歡心,摘下狼栽的花相贈,其它賓客爭相倣傚,將狼的心血破壞。狼為了護花與賓客起衝突,最後被勢利的寧太太辭退;但狼愛花之情打動了寧家兩位小姐-活潑美麗的雪和沉默內向的姐姐玉鳳。- F' T& f! X) m, B  f5 W7 ]+ O' y
6 L* I$ v1 W* J0 A2 b7 w7 D
  雪性格樂觀,故意主動接近狼,狼被雪深深吸引著,亦首次打開自己的內心世界,心中久違了的一份愛在一剎那盛開。同一時間,狼經常造著同一個夢,夢中一個紅衣少女受著烈火的煎熬而掙扎,雖然少女的面目很模糊,但已隱隱然透著一種不祥的預感。( L4 _( ]3 R! @" O

1 \1 o: O& \5 O. \" A* g  一夜,雪和狼看見流星劃過夜空,兩人道出心中理想:雪願望有天能夠成為出色的小提琴演奏家,而狼的願望是種出一種可以代表「愛」 的花朵,他希望把這種花命名為「寧靜雪」,雪的靈魂深深被感動。, x" G, g2 j9 Q3 w. T/ ]

4 _8 e  |9 ~) j8 i2 N  內向的姐姐玉鳳,常常傾聽著雪訴出有關狼的一切,心中既羨慕亦為自己的孤獨而憂傷,唯有暗暗地將自己代入其中。# N- Y! m, S" I: t/ I3 z) @
5 S* Z8 G& s" Z5 {# o- l2 E2 v+ S5 ]
  另一個晚上,雪與狼乘船出海,雪談到希望到維也納一間湖畔的音樂學院進修音樂,狼亦願相隨在湖邊栽種他的「寧靜雪」,兩人充滿憧憬地稱那個湖為「雪狼湖」。平靜的海面像為了見證雪和狼的承諾而翻起大風浪,在生死一線間二人緊緊相擁,真愛無懼世間一切風雨。
& u2 q4 f/ S$ `! D- a& i) i5 O4 z  l9 ^
  梁直為了要得到雪,便用詭計欺騙狼,讓狼以為自己必須離開雪才可以令她幸福。單純而衝動的狼在一個情人節嘉年華會中故意放了一場火,令自己鋃鐺入獄,並寄望雪日後可以在別人懷抱中得到幸福。猶如晴天霹靂的雪,更被梁直欺騙狼已死在獄中。雪傷心欲絕,決定遠赴維也納修讀音樂,後來在母親慫恿下與梁直結了婚。+ f+ I7 ~9 A+ w/ Y7 L: o  R2 `

$ T1 E, Z* \3 m* e) r' ?  雪和狼一對有情人,從此天各一方。
9 q9 n# B; Z- [/ c9 A+ \+ O1 ~9 k& |0 C$ `. M8 j+ K8 P
  在黑獄中,受梁直賄賂的獄警把狼盡情欺辱。萬念俱灰的狼在絕望中 遇到位老狼仙,他送了一些愛的種子給狼,並叮囑狼若以愛心栽種,有天或許可以種出他的「寧靜雪」。7 w/ @4 @3 p% t+ c4 M% y

. K" c2 x% I+ S  刑滿出獄後,狼遇見一個背影甚為相似的少女。少女沒有表露她就是雪的姐姐玉鳳。原來狼入獄後,她一直悉心照料狼的猴子和所種的花,狼感到生命在遺憾中又帶著點點的希望。6 K) T* P) a* `' g: I, x4 r

+ X5 x  S( J6 m) A+ k: T  在玉鳳的鼓勵和支持下,狼重新振作,在市集中靠賣花維生。正當玉鳳以為自己已可代替雪在狼心中位置之時,卻被母親發現了兩人的交往。狼此時才知道玉鳳的身份,還有婚後的雪在維也納意志極為消沉,幸福和快樂不曾在門前經過。玉鳳感到很內疚,鼓勵狼到維也納找雪。/ o4 N. i7 x& u, ^

6 h8 {( _* B& M  平安夜,在一個露天廣場的演奏會中,狼終於找到雪。雪百感交集,亦因為自己已為人婦的身份而不敢面對狼,矛盾中拔足狂奔,消失在人群中。翌晨,街上傳來小提琴家寧靜雪被殺而沉屍湖底的號外消息,狼聽聞後悲痛不已。此時,老狼仙被狼的悲鳴所感動而再度出現,他告訴狼可以利用「時間傷口」重返過去再見雪一面,但卻不能改變已發生的事實,並且若在時限過去之前不返回現實,狼將會永遠流落在時間當中。狼心中暗忖,為了要再見雪,不惜與天地一搏。
! V5 L8 A; h) l2 v9 s3 k
1 Z+ N4 d& o, r4 a  時光倒流,回到雪死前一幕。# ?. ~! \' h$ v/ W( u
' A" J  F; ^- b7 Q  U
  雪從廣場飛奔返家,質問梁直所有事情的真相。在兩人激烈爭吵之際, 狼從「時間傷口」趕至,在糾纏間梁直錯手開了一槍,子彈送進了雪的胸口,梁直殺死了自己最心愛的人,瘋狂中叫喚著雪的名字逃去。2 }- S& ^* `! j9 Z4 S3 N: k6 F5 m
% P2 j* d5 J# G0 W2 \
  痛苦萬分的狼,抱著死去的雪步入湖中。雖然「時間傷口」的時限已屆,狼決意與雪永遠在一起,漂流在時間永恆之中。
" G5 |5 \5 U. E9 y" M5 k
, S3 ~% q' S& e$ n# b  日子過去,湖邊終於長出了千萬朵代表著雪和狼無盡愛意的花朵—「寧靜雪」。
6 k0 Y. X4 A4 s- I. S" ?
/ E- v9 W2 N# B  人們都記得這一個湖的名字,叫「雪狼湖」。

" D: z. j8 S9 d# G2 ^
5 d: ?/ O  [  J# T
3 P% Q  J+ j$ `7 J8 r/ }
. o8 h+ @! x9 B0 H) j( \
. F; o: U8 A" q( d, O9 G"一部我认为很感人的音乐剧。。。
# f9 C, O/ z3 Q你心中又是否有属于自己的雪狼湖呢..."
8 A. Q. f: C4 h3 {6 d/ G

# U- _& m( T( u8 l[ 本帖最后由 sam13 于 2006-6-6 02:24 PM 编辑 ]
在有生的瞬間能遇到你..
竟花光所有運氣..

TOP

一生中唯一的一次,我一定聽...

一個喪偶的男人,在喪禮上,笑臉盈盈的招待來訪的親友," b+ e: J) p/ _0 {0 q
- G! W1 Z" b8 S; I9 U
弄得親友不知如何是好,很尷尬想安慰他。
, f6 m0 F7 m6 P) Y' D. w0 ]: i! P- x+ l/ h2 H
他好像很樂的樣子,不安慰他嘛!那來做什麼呢?
5 Y5 G; f2 b/ S; i: W8 p
7 c) b: n" Z" ]. r5 e; U( o+ F甚至有的親友心中有點氣憤的想著:7 `/ i' o5 H- I6 L4 z
0 W8 T& z- A3 H0 b6 O! s' x& `
「人是不是給他暗算做掉的啊?」( S1 P* x: A4 N* V
2 Z1 w1 H; ?7 u8 P& V+ i
但沒人去問這個喪偶的男人終於出殯的日子來了,
- T. Q# I# U$ H2 a
1 t2 ^/ k( c3 Z1 c0 i% w女方的家長實在按耐不住了,在靈堂上破口咒罵這個男人。' H" C! U$ z& z" H& }8 Y6 C
- z# K1 S1 S) N* p5 `' ^  V
相處的二十年老婆死了還笑得出來,是不是有什麼內情呢?
) {+ o) o0 @! X' B6 ]# L: d$ l1 w$ ~% ?! e7 [4 b, O% z: |8 t
只見他默默的聽著,不做任何回應,直到罵完了,
$ h1 g/ J2 ?% `2 x6 {; q% y0 v3 B; P/ `5 k- X0 B1 [6 M
眾人眼睛全都看著他,等他的反應,3 a  W9 S3 E* U0 q! ]: N: q; Z

' a) N% P6 v8 P2 p6 M他才說:「謝謝指正。」
) j: W  N7 l8 P4 B2 N& D, K5 z' M8 w, D
哇咧!他的臉還是笑笑的,女方的家長差點沒氣昏過去,
7 O# V0 |" f7 [# F3 l' X9 O/ w8 o0 ~' c1 q$ S0 f. ~$ ~
就衝向他面前去,一手揪住了他胸前的衣領,
/ O. D0 ~: x: ^1 V- H$ S3 P& H* N" P0 T7 d7 a
揮拳就打下去了,這個男還是笑笑的。0 i, C" y; J# j3 x( A- E6 k% t: I

( e2 X# c/ r9 @5 H6 p/ _0 R/ ]但嘴角己是流出一條血河的了,5 ]3 _9 d9 G8 W7 Y6 H8 N7 |
/ [& Y* B; G8 J3 ]
這時反而是女方的家長心中一陣寒慓。. q2 t1 I; q& q/ p" {

5 V3 u7 E3 @% _# l$ \自覺性的害怕了難道這個人己瘋了嗎?
! r- p8 U' M- h, o( K5 ?# k
" P1 c7 ^6 ~0 H: I$ y9 F喪事就在一場鬧劇中渡過了,
2 K" ~3 R2 t. z4 r# s" r8 k# v& k
當天夜晚女方的家長擔心早上的舉動是否不當,6 _6 k# z) ]3 t

# S6 ]$ ~" k; ]偷偷的折回偷看這個男人,倒底是怎麼一回事。
! z8 Z3 ]' M5 S- a  {. W; H* D9 ?3 d
只見他抱著亡妻的照片呆坐在客廳中一個小時、二個小時、8 F0 l% `% A. y8 |

  c, z4 E' }/ y' O- l5 z三個小時連動都沒動,也沒出聲音的,
/ J3 o1 P* u" l% b' O5 j: }$ |9 U- F/ P3 K
女方的家長不出什麼異常的就回去了。
' M4 M8 c9 t5 x  L
' P8 |7 _% S9 h7 Y# w0 q( }; I5 k% P+ B第二天一大早女方的家長又去看了,誰知只見他還是呆坐在那裡,7 D0 H1 p# a" q5 ?' G( ?+ B
* i0 H: ?6 i( ]; D
抱著亡妻的照片,這下女方的家長心急了,* j6 B1 }+ C/ J( R+ \% f/ b- J

! M8 c' z' Y0 O/ g& j0 q" F怎麼說也是二十年的半子,至少關心一下,就敲了門進去了。
" t* a" t( M, U) ]  m- T, \" x- i4 j4 [& E' ]
「門沒鎖的。」他頭也不回一下,續繼抱著照片。9 X1 V  T3 }% V% }' ^2 {. t" z
. D- D8 Z+ ^: c+ Q( O
女方的家長問:「你怎麼了啊!」1 O7 p( G  ^' @

' J& g1 P# c/ p4 ?; V1 Y! x這個男人說:「我一生都在忙東忙西的,自認為是為了她好,
8 i9 O8 R% g2 G3 ^! N3 a8 m9 y# H/ v
為她在打拼,她的埋怨我都不曾理會,從沒好好的聽她說一句話,
; ~9 k; c) `1 G8 j7 H. u9 d6 ?  F7 \' D# y
直到最後她病得很重時她向我說一句話:『你可以聽我一句話嗎?』  ~" p* K+ D1 h7 p/ d: d! P3 \
, p1 ]0 K* f1 D; l- O
我為了讓她高興,我說:「我一定聽。」8 P# E3 O, Q2 z5 r/ L0 @* w

/ L) [9 V& N0 z' x0 ?/ f2 F4 m她說:「我知你是愛我的,我也愛你,我要是死了,; T1 _! q; X/ V( d$ K
  U! e% l" |5 W9 A/ O
你一定會哭的,但我不要看見聽見你哭好嗎?
$ p9 b. [( W8 f& L. B: H
( ~' k+ \! [0 S+ W/ O你要笑笑的幫我把後事辨好,你一生都沒答應我什麼,3 @% G$ o8 I, e- W' Q
/ ]- i8 j2 O2 X% N! _5 p
就這一次好嗎?」
- n# ~5 G# Y9 D* j& h" @7 B1 ^' m" V/ Q0 t
他說完眼中有淚光,但淚水郤不掉出來而是往肚子裡流,
. I! o# D# A( g4 @* g- t' J
0 A# n0 r/ Y9 i7 Y1 C0 m* f因為他答應了她,一生中唯一的一次,我一定聽。
- g1 F' [% ]- b( r, ?2 n% O7 n
, }; {; X6 y  k) {; ^
# _0 C# s# O. J: ?; L  M# R0 x

/ }" z3 r) b$ O0 [+ j' p
( S3 M, g. z* R% F/ _8 n"时间无法停止,) Z4 C) e/ J: n5 n& ~
唯有让自己逝去一切,
+ n* g0 q; y7 z) L6 }% k. w! z从起点开始离别"

8 G5 @* T% I$ ]- g) U  Q+ ]6 A  n0 I
0 Y2 n5 q2 P( m8 v; d. k' w[ 本帖最后由 sam13 于 2006-6-6 02:30 PM 编辑 ]
在有生的瞬間能遇到你..
竟花光所有運氣..

TOP

冷却的咖啡....

丁铃!门上的铃当响了起来,一个三十多岁,穿著笔挺西服的男人,走进了这家飘 散着 浓浓咖啡香的小小咖啡厅。
( N; a& e! o2 q! _8 E% @: E" B- L# X+ ~1 |7 t, [, |. K
  “午安!欢迎光临!”年轻的老板娘亲切地招呼着。 & d/ ]* v! X0 ?  {9 ~' H0 I

! g9 s5 {7 ?7 X* j5 U: [  男人一面客气地微微点了点头,一面走到吧台前的位子坐了下来,开口对老板娘说:   b; u/ f' d' y) n4 {) y! J

* X, H6 N" H- x3 V2 l$ ^  “麻烦给我一杯摩卡,谢谢。” ! N9 I5 X( V$ W) N1 [

! ]  N' j$ ?- `& K  “好的,请稍候。”老板娘微笑着说。 ' z8 u& H& L4 b  U% t

* s. P$ q) a7 g# O  接着她便开始熟练地磨碎咖啡豆,煮起咖啡来。男人一直带着笑容看着老板娘煮咖啡的动作,一副很享受的样子。 & t' p( E1 N) r8 C: S  Z. ^, ~
' s  m5 R8 [9 U  t3 q
  过了没多久,老板娘便将一杯香醇的咖啡端到男人的面前。“请慢用!” . t/ V; Z* ]. I& Y, k9 G- \. [

% E# f5 I; J) N7 C$ z- q# u8 [* h  “谢谢。”男人将杯子拿到嘴边,浅浅地尝了一口。 * D9 D5 ~! ?( y* z6 ^% x5 _

7 S0 X  J; m  D5 R- A  “第一次来吗??”老板娘问。
' v. V+ u- Z6 ~8 }/ q0 _$ c- k: M3 r+ d. _
  “是啊!!”腥舜稹?- S" p3 `9 y7 A; W  H4 G

; }) ^6 N  w* I: Y1 P5 `: Y  “觉得我们这家店怎么样?” 6 E: ~+ P" Y( @. k: C6 P$ N

, ]; A' r$ @$ U$ b$ t  “很不错!气氛很好!” " t' `0 c: K" W7 L- Q* y' r" W
# }$ n  n8 Y( n2 @
  “我自己也是很喜欢,所以虽然生意不好,我和我先生却还是舍不得把它关掉。”
5 e  V, ]* E: K6 P' p
9 S) U0 q  P( s' M  “嗯……”男人好像有所同感地点了点头,又喝了一口咖啡。
; i( t) V8 A" [9 ?& p7 a, ]" ]! g0 G  s" N
  两人沉默了一会,一时间空荡的店里只余悠扬爵士音乐。男人忽然开口,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。
1 P! a5 [, D: c' }' W/ R/ L; y" Y5 u7 k/ {0 w: \' d3 r, d, y2 Q
  “呃……不好意思,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吗??” 8 k' E6 {6 x! Y8 U& L
$ x$ {# r! o" s. ~
  “什么问题呢?”老板娘好奇地问。
0 B! W/ U0 t& K5 C* x; H
6 I7 N. u; `& {! t1 h- Q( j  “嗯…这…这该怎么说好呢?”男人抓着头,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。“或者你可以先听我说个故事吗?” ! W% X; F, {" F  U. v! G2 a

* H$ ^+ ~3 g/ O! g" G/ @  老板娘点了点头,示意男人继续说下去。
% L( \1 V" b) d. d
5 L2 F7 w( k0 a2 a" |$ d, v8 W  “我以前有个很要好的女朋友,已经到了要论及婚嫁的地步。我和她之间的感情发展得相当平凡,并不是什么经过大风大浪、轰轰烈烈般的爱情。但我想从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,就彷佛有一股魔力,有一个声音,在推动着我,告诉着我,就是她了!她就是我一直期待着的女孩。更令我高兴的是她也响应了我的示爱,接受了我。这一切的顺让 我整个人陶醉于幸褔的喜悦之中,只不过……”“只不过!!发生了什么事了吗??”
1 n7 L7 y! C* Z, Y
, j& C  }  W. C+ @0 W3 T  老板娘显然给故事吸引住了,她打断了男人的话。 . y7 Z" \/ k; L6 e

  v! Q$ ]6 r* ?5 ^9 X  “嗯……”男人脸色沉了下来,略微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下去。
8 J4 ^9 v( O( A4 u# h: ^
- \# _$ `2 H& S- {; W; X  “只不过我忘了幸褔的背后,往往藏匿着最可怕的恶魔。就在我们订婚前一个月的一个晚上,她……她遭到了歹徒的强暴“啊!”老板娘惊讶地啊的一声叫了出来“都怪我!要是我那天坚持送她回去就好了!”男人用力地捶打着桌面,杯子中的咖啡因剧烈震动的关系洒了出来。
/ F  E' C9 g. E% l0 Z8 l4 w3 T* s" k
3 l* D3 f2 u6 F# ]" s% \  “你要问我的该不会就是这个吧!”老板娘一面擦拭着洒出来的咖啡一面说。 8 T* B2 h' Q5 J0 D6 V; ~: v

. E% _! \- m, n( }1 J  “不!不是的!我对她的感情不会因为这样而有所动摇,我决定仍旧如期订婚,可惜就在我们订婚的那一天,她……上吊自杀了!” 1 M" M" w* y/ i6 G

, S4 R0 `% S7 _$ N  男人的语调异常平缓,从他的表情上看得出,当时的他是多么的难过与震惊。 # L! o/ V! Z. E0 V$ H. @; |6 R

" H5 ]/ @5 Z6 L; {; y  “自杀!那她有没有怎么样?”老板娘为突转而下的剧情睁大了眼睛,紧张地看着男人。 “幸运的是我们发现得早,送到医院时还有气,只是脑部因为长时间缺氧,呈现昏迷状态,当时医生说她一度有成为植物人的危险。”
! F: V' i( w! d# n" }) m  G  ~6 n  w: U! \9 p
  老板娘松下一口气,“那她后来有醒过来吗?”
8 H( P: H3 @2 h$ ]% K6 z* e
. s* G- [; K8 V4 `8 {  “有的,她醒了!” ! L9 x* D) x% h" _7 l
4 Z* w8 V9 l5 [# }. j# k5 r
  “但……但当我得知她醒了的消息,高兴地要去看她时,却被她父母给拦在门外。”
4 z/ e  d( f- i8 {+ K( h
7 `+ Y( W7 V: m' C$ ]% o6 i0 g  “为什么?她父母为什么不让你去看她?” ) K0 F9 d, M5 W! U; e0 G

5 f& }* j! R4 G' S# ?, x( }  “她父母跪在地上求我,原来她失去了记忆,失去了认识我以后的记忆,医生说这是选择性失忆症,当人在遭遇极大的打击时,会逃避性地藏起一些记忆。她父母求我暂时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,他们认为让她就这样忘了之前的一切对她比较好,怕我要是去见她或许会让她回想起来,到时她可能又会陷入昏迷,甚至又跑去自杀。”
3 G" [2 q0 I  t3 c/ n  O; e! H# n( e  F
  “她父母这么说也是有道理,反正只是暂时嘛!等她情绪和身体都稳定了,你就又可以见她啦!”老板娘听了男人的话后这样说着。
- g0 N7 B) g1 G- ~1 p
' i( p0 M' B. Y7 Z+ Z: W* o  P  男人勉力挤出一丝笑意,样子无限苍凉,“你知道他们的暂时指的是多久吗?是十年啊!也就是这十年里我得要忍受这样没有她的日子,就算偶尔在路上碰面,也得要装作陌生人一般地和她擦肩而过。”男人快要咆哮起来似的,“你知道这样的日子有多难熬,这样想爱却又不能爱的心情有多痛苦!” : ]* M0 Y# L- W/ I: [9 \3 D& V* @

8 q. W, ~0 Q( G  O  “虽然会很痛苦,但你还是选择了这条路吧!”老板娘看着男人的眼神变得非常温柔。
; ?( m9 I4 v. k) c, b, e1 [# n) @3 R8 g
  老板娘的眼神让男人冷静了下来,点头说:“嗯!到今天就满十年了!”
! e& s2 N$ H. C; ~- t
% C+ \& I6 T8 B- U8 N5 V  “哦!真的吗!?那真是恭喜了,你努力撑了十年,到今天终于可以去见她了!”老板娘开心地说。
- o; A9 a. p' U! K
  c2 ^1 d& n( ?: y$ B: R! s  “是这样没错!但是愈到这一天,我反倒愈害怕。十年了,我的心意是没有改变,但是她呢?如果我跟 她说了以前的事,她还是想不起我那怎样办?,或者是她已经有男朋友,甚至于结婚了呢?”
& B# p$ C4 U0 ~, a1 M, [6 q* F; p0 V! n2 q# g) r' f# j; ?; x
  “这才是我想请教你的问题!”男人似乎略带紧张的看着眼前年轻的女店主,静静地等待着她的答复。
! o: H  ^7 h7 b5 `! }1 z) H* Z& m7 E7 X9 }% r" f
  “嗯……”老板娘用手托着头,脸色凝重地想着男人所提的问题。
) }- v2 I  t& ]' v7 u% l. i. R+ X" t4 x; u! \- m' y+ r0 `! [% M8 v
  “我想既然你这么爱那个女孩,她记不记得你其实并不重要,最多是重新开始而已,再重新追求她一次,再重新谈一次恋爱,其实也很不错吧!!而且就算有男朋友了也没关系啊!把她从他手中抢过来不就行了!”老板娘笑着说。
$ q; `" R1 J; F' J( i- d9 V  r. G, y/ ~) v7 p! X) J6 ]
  “但是!”她忽然将表情严肃了起来,“但是如果她已经结婚了的话,那你就放弃吧!
! u" E0 c7 ^! l
, {' @  j1 t+ a8 z2 ]" S' ]  我们结了婚的人啊!是最痛恨有人破坏人家家庭的了!”
8 F/ _  g) d6 a) A# j# h0 w( g
. H- Z3 K+ B) u* ~  P3 H  “是吗?”男人低着头冷寞地说。 ( V- r/ I2 \+ y+ N) T" G( c

4 l, o: p: R4 a3 `! E, N! |' _  “没错!!所以你可千万别做个破坏别人家庭的人哦!”
3 Q+ ]0 j7 y3 z4 t$ D$ v# ?
  G9 s+ v& Q( ?% A+ X  丁铃!挂在门上铃铛又响了起来,走进来几个刚下课的大学生,老板娘走出吧台,忙着招呼这几位新来的客人。
  {4 r  m/ `7 {+ M' C0 o7 C4 x
3 }0 p$ S2 C1 V2 Q  “对了!”老板娘好象忽然想到了什么,转过头来看着男人。
0 X/ S  y2 }, M; B& C
# P" D, s4 Q* z% N  “你为什么会想问我这些啊!我和你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已啊!”她好奇地问。 / m" d+ \7 |. k

7 z! _% X; u) n0 v6 _: M2 B  “嗯……为什么呢……大概是因为那个女孩曾说过,结婚以后要和我一起开一家像这样的咖啡厅吧!” , l/ t# E5 u/ @( I4 t

, _- _1 H& q' F  x  “哦!!原来是这样子啊!”老板娘说。
" _: |. y# U. w2 }9 {* S+ u0 V
; [* ^- U% ?1 T+ M  “嗯!只是这样而已!只是这样而已!只是这样而已!只是……”男人不停地重复着同样一句话,好像藉此告诉自己什么似的。爵士乐停了下来,整个屋子里只听得大学生清脆的谈笑声。男人低着头偷偷地瞄着老板娘手上的结婚戒指,一滴温暖的眼泪,悄悄地滑进了那杯早已冷却的咖啡里。

/ C- Q* v- B6 }9 H' v* T' k4 ^1 C
5 Y- E+ }% T$ R! x; R2 Q$ L7 B8 I, K( {5 y
% l$ `! R9 S' Y  `) ?
. Q# X, _7 S' d2 u' \8 C$ j$ U4 a- V8 r
- _  F3 Z  L) q+ H6 D( Q
      "一个人受到感情的伤害," }& N* K1 X) s2 @4 q- l4 I3 I: ~& L
  原本是可以慢慢淡忘的,; {( m/ ^. t% S  L4 k7 H9 ^
  但如果心里一直念念不忘,
8 }& E6 _" F6 [4 q0 H1 n  就会使其所受的伤害,
! {8 L" n3 D* l2 d; T3 u  永远难以痊愈。"
在有生的瞬間能遇到你..
竟花光所有運氣..

TOP

原來愛情早來過

第一次喝玫瑰花茶是在三年前。
- ]/ r+ E- h& {$ h  7 E; n- W: o1 d! g( Y
那時,她剛從護士學校畢業,生得是明眸皓齒,
0 X0 O2 O# U0 p- F% e4 g3 Y她堅信自己就是那個穿著水晶玻璃鞋,坐著南瓜馬車的女孩,2 O& X- \3 O. m4 O1 {0 n5 f
一定會有帥氣的王子來選擇她,所以難免有些心高氣傲。
7 n# Q  v4 |, d* ]% S3 o$ z) |  
/ \8 Z( h+ s. k2 l: a9 B/ a: x8 n偏偏有個不知深淺的實習醫生愛上了她,天天追她。
4 j9 V1 _% j5 G% ?她也喜歡看實習醫生那有如陽光般的笑容,這讓她的心中很甜。
4 [" b6 ^7 q/ A: I可唯一讓她感覺遺憾的是,實習醫生來自於偏僻的山村,
1 T$ y. P% u7 t( H; L) a- j$ V她的浪漫在他的現實面前顯得無趣。 - U( u" m1 E/ M6 S. {0 W. z" X
  
/ B. p( z3 W7 O8 s; b. Z, ?2月14日是情人節,他們去了一家咖啡屋。
$ o+ G- ^, P& i8 ]她正好遇上每月例行的"特殊情況",所以有點無精打采的。
: z. I4 Y) ~  G8 v" Z他說要送給她一份特別的禮物,這讓她很好奇。 8 k0 V6 A- Z7 E: o' w
  - A) D9 p- C; Y$ Y" A6 J
服務小姐問他們要喝什麼,& N7 t/ P% n6 b/ t9 L) `
他想都沒想就為她點了一杯玫瑰花茶。
. c* h! e: }1 ~! Q精緻的杯中飄著幾朵乾枯的玫瑰花,- X  {  d* }" ^6 Y/ E& W, A; m5 p: X
花瓣在水中泛著粉色的光芒,
: V; p# u, n$ l* r8 Z9 |7 w她端起杯,一股濃郁香氣撲鼻而來。
- p1 @7 U  G5 H- T" p3 v  - m* r7 e6 b% U
"你到底要送我什麼?"她直接問他。 5 z  V7 D5 i( _, w' k

" v1 ?! u5 w& e& |$ @他竟有幾分羞澀,猶豫了一下,吞吞吐吐的說:"...就是這杯茶..妳願意一輩子喝它嗎?" % ~6 R: [  `' J: ?( B
  
0 Z  X: @3 T% i9 x, M. J猛一聽到答案,她暗暗有些失望,以至於沒有聽見他後面的話。 # Z' @2 q  ~! U3 a" L& P
  4 g( w# Z! T3 P5 i/ [9 ~
不過是一杯茶!她不知道為什麼總與她那水晶玻璃鞋、南瓜馬車的夢想那麼遠? ; w, Q; j0 m9 |3 i+ W* Y
  
9 J# M3 t1 A* s% K她品了一口茶,竟有些微微的酸澀。
" j- w$ g0 b, J# K5 L3 z/ u  
. s, L4 g# z. Q; J% n7 z, h"你希望我畢業留在這兒嗎?"她滿懷期盼的問。 + p' V/ w1 A% E; Z# C3 R
: b' D' N" ?0 ?% E" J& z! f6 G  m# `
"什麼?........當然。" 8 T4 C" u9 o3 J
  
3 Y6 h5 R; A( I7 {1 k: |9 ]她想著自己的同伴可能正被玫瑰花,巧克力包圍呢,回答的有點兒心不在焉。
1 P" G% I7 c+ V8 q6 d  
4 y* R" d  Q2 m7 x+ e他有些失落的看著她,沒有再說什麼。
- e4 o- a0 u; g  5 N8 {5 t; K+ f( Z
從那天起,實習醫生不再找她,只是遠遠的望著她,望著她離去。
# Y/ c7 n* h  x/ l7 Z  
' b- \$ ]4 ^' [1 ~" q0 N, ?她想問他怎麼了,可又擔心失去少女的矜持,"反正追我的人多著。"她這樣安慰著自己。 8 b- }$ U1 d1 {" H% i9 e
  
9 K( G0 J6 z) x3 [: q: L0 T! q實習醫生離院的那天給她打了一個電話: "我可能不是最優秀的,可是我的愛很樸實。"
- Y6 {) u+ i) r2 p3 P0 S  
) @& H+ _# m* ]- |, E0 [$ r她站在窗口看著他上了車,看著他向自己的方向張望,可就忍著不下去。 & b" Z+ }* S  W2 D& k6 i  x' l* q
  
  ~. d1 O# D* T* W$ W# g7 v% g車開的時候,她的淚也掉了下來,"其實我是喜歡你的。"她在心裡輕輕的說著。 5 j$ ^+ Z) n6 Z8 U% d
  4 i  U5 B+ r+ n2 c
一晃三年過去了,時間足可以磨去一切回憶,她變的很沉靜,也現實了很多。 : p1 ^* k0 x5 g- T% ?7 X
她有了男朋友,高高大大的,笑起來很明朗,他愛她,關心她的一切。
# h9 J. j& F' S& s知道她每個月遇見"特殊情況"時總疼的死去活來,便四處找中醫偏方為她治病,
0 |; e. @. i* T: F  - Z! C- J" h! D0 U0 x3 Z# e( b
那一碗碗含著濃濃愛意的藥汁讓她感到滿足。
+ r/ m, ?& s+ Z她想:在愛自己的王子面前,灰姑娘更希望做個有愛的平凡女人。 $ {/ m) Z7 _6 a: U6 h) z
  
1 w& n) b$ V0 Y+ ]* e一天,她剛進門就聞到一股濃郁的香氣,那彷彿來自她的記憶深處。 ! F2 q( i* b4 [/ n9 u
  , D5 O7 X" N" K
推開廚房的門,男朋友正在熬一壺茶,: Q+ N4 d- n: r
水面上是幾朵翻滾的玫瑰花,
. r9 e4 n# |  ?/ y8 D$ f0 U" [乾枯的花瓣在水中泛著粉色的光芒。
! M2 L3 \' T1 I2 _是玫瑰花茶!! * @$ b2 x0 a; q9 C  y
  
, T- H- {9 J$ y' K0 i$ Z$ {% {  S"這是.........."她有些遲疑的問。: _8 d" ^4 H" Z/ I
"虧你還是護士呢,這都不知道?"男朋友笑咪咪的說。 * W- j' l1 z- L0 w4 P5 x2 [2 I

6 j& |% `$ A3 K3 ^"玫瑰花茶具有調經止痛的功效,還有個別名叫”濃情密意”呢!" ) r6 v& h) c5 O& j7 A  V
  ) c9 x( D, I) k
"調經止痛?.....濃情密意?.....我真的不知道...."
$ Y4 m( o6 V+ r1 e, E" u6 C  
7 G- t( l. n& n8 i- V剎那間,往事如潮水般湧上心頭,
; s) T5 ^: Z1 A/ Q. S! R那陽光般的笑容和深情的聲音一次又一次出現在眼前:
' \6 F. ?2 O3 J# z8 l+ T9 N& c"你願意一輩子喝它嗎?"
4 {1 j/ N( W# J5 {8 n( u# k* ~+ U& Y6 ?  # m5 {; c' x9 W" d$ _
原來愛情早就曾經來臨,
; n2 ]! }& y+ H5 @) a# S7 i9 r  v可自認為最浪漫的她卻為了~他並不懂浪漫而輕易捨棄了他。
$ j- v5 \4 X# R  / S6 ^- o0 _3 R2 ?( s
實習醫生說的對,; G1 n3 O0 |/ I- g8 W( S/ \+ S
--他可能不是最優秀的,可是他的愛很樸實。
3 R* c5 B5 n9 ~, H; [( d$ m8 A
  J' d4 ]  ]( Q1 l  s* `

  V  }. }' t6 ]3 {6 O3 O  u
# f5 A6 Z0 t4 v' b7 z8 ~& i% ~( t5 R" j8 i, d# B/ B; D0 k

" b8 T( j* M% z% x      "人一生有许多的机会,
* v: P  G2 o9 _" t: |$ A% }0 X  只是看自己是否能把握住,/ U: X7 I) c& L' i+ F; `3 Y7 a
  珍惜眼前所看到的,
; t: q+ ^; s7 g" s  满足目前所拥有的。) t4 m* Y7 W: g7 E/ s' u
  我们常常为了一个机会,6 }$ r1 p- n0 _" y% ]# x
  而错失了更多的机会。"
在有生的瞬間能遇到你..
竟花光所有運氣..

TOP

那些看着面包哭的人
, Z! r0 r% p4 ^+ A6 C一定是选择了现实的幸福
5 l* s9 }# t4 S. B8 w2 ^8 K; X  M当他们拥有面包时
6 |' a2 r% y" q# i& T+ Q* E却发现它只是一般的面包
6 O* h  L/ _2 @; |' Y! F) u于是失望了4 k# u( M7 }  O& w2 T( P
因为他们忘记了梦想$ s; W% a6 s3 E+ ^/ L
所以只剩下悲哀1 r8 f; q) ~8 N9 t8 ?' t! w
那些选择了虚幻的幸福的人( u& T1 \, S; I6 `
以为自己手里握着面包
  v/ Y6 ?, [3 E) T# H可是却发现什么都没有
- [! y0 x7 c" x+ Z: a他们忘了现实' `% k: f- f" G( |2 [
于是也只剩下悲哀

TOP

引用:
原帖由 Icen 于 2006-6-7 04:07 PM 发表
" m8 g* L8 l' t& @, _# [; x那些看着面包哭的人
6 z* ~* s/ J8 A! c" O一定是选择了现实的幸福& O! P6 {1 c, U$ a6 ^: D* W
当他们拥有面包时1 F( `5 l. x4 n: v3 D
却发现它只是一般的面包
% C, `- ~0 e( J7 C) V1 |6 X于是失望了
7 d; R0 o$ M( F% S3 W$ @( Q因为他们忘记了梦想
2 e! P* H" k* x/ K# r所以只剩下悲哀
  V5 e' W, R7 N9 j$ W( `' G那些选择了虚幻的幸福的人5 \& O' b5 j, }; W
以为自己手里握着面包
$ \; Z* D) r0 k可是却发现什么都 ...
' Z* H  M) y1 q8 c% Z  e, n. q

4 O6 {1 @% G3 u( r! c% |0 t  _可以请问一下,你是我认识的人吗?
我就像水一样
看到、碰到,但捉不到…

TOP

不认识

TOP

引用:
原帖由 Icen 于 2006-6-7 08:28 PM 发表
/ G+ s1 h% i1 f6 E# m! Q# t不认识
6 f! i/ f7 g3 d7 U0 n" _" d4 ^8 q8 V' _1 T
那可以请问一下,你的那篇回复是你写的?还是从哪里看到的?
我就像水一样
看到、碰到,但捉不到…

TOP

看到的
1 A# T! h0 K% i/ a2 u觉得还蛮不赖的

TOP

引用:
原帖由 Icen 于 2006-6-8 02:55 PM 发表" S8 e* }6 H# D# X' k2 U
看到的  W: X" p) @  }+ ?) P8 X8 N
觉得还蛮不赖的
5 y6 e$ V) ]. E* P3 }& r$ ?4 P1 l7 _% j$ _) W% F7 X8 W

/ K; P3 {4 F# I. |! _5 _希望你能常上来....
在有生的瞬間能遇到你..
竟花光所有運氣..

TOP

很多时候我想我们都会变成这样的人:
  |& Z6 ~( }6 [! ?! i5 B就算有阳光出现,我们都会想办法遮住它,然后就催眠自己,“我不是不想去碰触阳光,只是阳光从来没出现过”
) {3 I- F) J7 J# K* W7 E1 M+ Y# _1 _$ ?
我就是这样的人…
我就像水一样
看到、碰到,但捉不到…

TOP

爲什麽做出正確抉擇的人,要爲了大多數人的無知而犧牲呢....

有一群小朋友在外面玩
- u9 z5 j2 f$ I8 D: T而那個地方有兩條鐵軌,
& P+ [- E0 o* v一條還在使用,一條已經停用% C9 d' g2 W0 z% V, y( H# h

( e" S1 M/ s& s8 _只有一個小朋友選擇在停用的鐵軌上玩! N& N3 a5 U% R- O
其他的小朋友全都在仍在使用的鐵軌上玩
; O2 H1 r$ p+ p; O5 I% ]% P8 [: ^0 G$ \' `5 X+ g0 E, }4 ?4 N* @# J, d
很不巧的,火車來了
( C  _: z/ j2 T+ @& g0 D; n4 s(而且理所當然的往上面有很多小孩的,仍在使用的鐵軌上行駛)
& U4 ]5 x. y5 c$ B0 R) K' }1 V2 ?3 _而你正站在鐵軌的切換器旁,因此你能讓火車轉往停用的鐵軌
$ E2 L8 ^+ @1 ?- p這樣的話你就可以救了大多數的小朋友
5 w8 d' g3 r! l但是那名在停用鐵軌上的小朋友將被犧牲1 |: k3 q5 P/ q& N/ x3 u6 U5 t
你會怎麽辦?" ^! a6 \  \, \; ?) U

* e% f  `( v0 t4 q據說大多數人會選擇救多一些的人& }+ `- {% p+ `$ f4 ~  b( Y
換句話說,犧牲那名在停用鐵軌上玩的小孩...
- H' a! t% u( I  p) ^8 b 
2 l" t  g" H* f: y; @, `. D, }但是這又引出另一個問題  H3 ^3 M7 a6 B$ U
那一名選擇停用鐵軌的小孩顯然是做出正確決定
* Q; |3 r, Y8 P4 d6 P. k3 i脫離了他的朋友而選擇了安全的地方- M2 O+ f$ e3 A$ D' R3 z/ Q  Z
而他的朋友們則是無知的選擇在不該玩耍的地方玩& U6 |3 _8 v& \1 k( `
爲什麽做出正確抉擇的人
' t6 L3 C/ ?: r, b要爲了大多數人的無知而犧牲呢?
: a! m, `1 V8 |$ d4 j) i6 a; I0 w& U6 P  j6 g- u3 ~) U5 z
這篇文章蠻發人深省的,9 y" z% {* d9 y
我們常被教育要顧全大局,但公平嗎?
: h" j' f% G+ P0 k似乎當大家都做的理所當然的時候,9 X/ g+ S: e$ w1 Y( z7 q- @2 `
我們就必須隨波逐流,$ e) x( h+ n" m! |& }) B: Y7 m
否則就會被放逐而不容於世,. F# P% H3 ]% m0 N. M; E5 _, j

7 D& l: E/ W- ]0 \- T0 O如漁父中那位老翁勸屈原所說的:9 G: o, X2 A6 ?; u2 R7 p+ G
世人皆濁,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?; u& d) q4 i# d" ~" L
衆人皆醉,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醨?; i- V! ]2 U) q
何故深思高舉,自令放爲?2 Y3 G/ `: _: G" s& _0 `6 _2 b
4 l6 h4 l2 C# Y/ X( `( _5 A
當一個人太堅持自己是"對"的,
  p' n# \, {+ ~+ j$ x最後的下場可能就是被犧牲的可憐鬼!" P4 @% L, s9 k1 e$ C8 m" Z; z
又有誰會爲他掬一把同情之淚?9 _4 E/ F" d: Z' P( }$ a
只會嘲笑他的愚蠢!# E) p. U( |/ a: i

) |5 J6 g* m& \) F& e, r0 d0 ~- T我們已經入了社會,學習的就是圓滑的做人,4 l* w2 I* [& H# G1 T! p' e
當你是主管,就像文章中那位切換軌道的人,
3 p0 `+ Q4 u- \內心的正義與現實衝突時,你會如何抉擇呢?- a4 m5 G: q/ ^& j
不過~如果是我的話,我並不會選擇切換軌道; Z. @& f& o# F5 x" i3 E
6 Z+ Z! P) N, v1 d
因爲,我認爲那群小朋友一定知道那是活的軌道' h% S6 Y8 ^8 M/ m
所以,當他們聽到火車的聲音時,就會知道要跑& G# n6 m% L) p
但若,將軌道切換後那個乖小孩必定慘死,4 a* R) Z9 l' y3 p
因爲,他從來沒想過火車還會開到廢軌道上- ?7 ?9 p+ y) ^0 F6 E' t
所以,你認爲呢?
% r' p5 k% {) K- H2 \
$ z# E, M( H; D( J# [2 X或許我這樣的想法與理念,
6 ?* q3 b' g& M; [  r到了我老時才會發現  : [- V0 H" ?& u+ E* Z5 W
我是個不斷被犧牲的可憐鬼,
* `% f4 q0 i0 ~2 ^% I1 v9 E但這個社會又爲什麽要把是與非顛倒來又顛倒去呢?
2 s- V7 h/ n8 P$ n0 @1 K+ U
1 F: s0 G/ B1 D- h3 |, o- _, l另外,你們在想想,
! P$ T- Q% z" {, \& S5 `一條鐵道會被停止使用,是否代表著這個鐵道有著潛藏的危機呢?
# b, S7 S- c! Q" f& I6 q" B$ O* u9 K! ?# A如果切過去之後,被犧牲的就不只是一個或一群小孩了,  * X+ o8 E- r. ]: G( h8 o  A7 a1 Y
而是整車的乘客呢?# _' Y, F) [6 f( ^2 X: T
大家想想吧!
在有生的瞬間能遇到你..
竟花光所有運氣..

TOP

女人用一辈子等待一个承诺....

 有一个女孩子,小的时候腿不利索,常年只能坐在门口看别的孩子玩,很寂寞。% M; }4 u& I+ D) h- \

8 z1 Z" E6 I6 I; Y  有一年的夏天,邻居家的城里亲威来玩,带来了他们的小孩,一个比女孩大五岁的男孩。因为年龄都小的关系,男孩和附近的小孩很快打成了一片,跟他们一起上山下河,一样晒得很黑,笑得很开心,不同的是,他不会说粗话,而且,他注意到了一个不会走路的小姑娘。" p# B3 m& i* L! Q. v! Y& |
) [: X- ]& s# P- f9 z1 L
  男孩第一个把捉到的蜻蜓放在女孩的手心,第一个把女孩背到了河边,第一个对着女孩讲起了故事,第一个告诉她她的腿是可以治好的。 第一个,仔细想来,也是最后一个。+ ]) ^0 {9 ~, h5 z7 ~2 y% B

: w0 d+ S+ N- Y+ ~( W! ?8 n/ ]  女孩难得地有了笑容。    2 E# @' k$ i( R: n
! Y. Q" F+ r7 R
  夏天要结束的时候,男孩一家人要离开了。女孩眼泪汪汪地来送,在他耳边小声地说:“我治好腿以后,嫁给你好吗?”男孩点点头。
  N9 O9 O$ `/ f/ s+ i- z& D6 m: i, G: i
  一转眼,二十年过去了。男孩由一个天真的孩子长成了成熟的男人。他开一间咖啡店,有了一个未婚妻,生活很普通也很平静。有一天,他接到一个电话,一个女子细细的声音说她的腿好了,她来到了这个城市。一时间,他甚至想不起她是谁。他早已忘记了童年某个夏天的故事,忘记了那个脸色苍白的小女孩,更忘记了一个孩子善良的承诺。- _+ u! i% j1 d% V8 e$ }2 u
; B3 @/ P, }& g2 Q, b. p2 ~
  可是,他还是收留了她,让她在店里帮忙。他发现,她几乎是终日沉默的。& N/ y8 q" I+ s' \: O+ E
1 Y' T! W) S- Q. D/ T
  可是他没有时间关心她,他的未婚妻怀上了不是他的孩子。他羞愤交加,扔掉了所有准备结婚用的东西,日日酗酒,变得狂暴易怒,连家人都疏远了他,生意更是无心打理,不久,他就大病一场。
+ U. }; p1 h* j9 e! j
# ^! w- O7 t. G  J  这段时间里,她一直守在他身边,照顾他,容忍他酒醉时的打骂,更独立撑着那片摇摇欲坠的小店。她学到了很多东西,也累得骨瘦如柴,可眼里,总跳跃着两点神采。! g. |. c( `. p( K- _8 l1 W6 L, j2 h

4 ]6 x( s7 o3 `( Q7 d半年之后,他终于康复了。面对她做的一切,只有感激。他把店送给她,她执意不要,他只好宣布她是一半的老板。在她的帮助下,他又慢慢振作了精神,他把她当做是至交的好友,掏心掏腹地对她倾诉,她依然是沉默地听着。9 O$ C! A# Y6 V" }- L

: v( j1 ^% T* T6 {  他不懂她在想什么,他只是需要一个耐心的听众而已。0 ]2 L5 j  _- n+ L! j: d  a& f
0 y* ^9 e9 }! |5 h$ {
  这样又过了几年,他也交了几个女朋友,都不长。他找不到感觉了。她也是,一直独身。他发现她其实是很素雅的,风韵天成,不乏追求者。他笑她心高,她只是笑笑。4 P2 d) p9 F% \# B: n8 l. B
4 f0 i7 r+ @% K# _
  终有一天,他厌倦了自己平静的状态,决定出去走走。拿到护照之前,他把店里的一切正式交给了她。这一次,她没再反对,只是说,为他保管,等他回来。2 P+ n' I- u+ J) o1 V* w' p# o

0 j$ N6 W* Q( j2 y) t2 }  在异乡飘泊的日子很苦,可是在这苦中,他却找到了开宽的眼界和胸怀。过去种种悲苦都云淡风清,他忽然发现,无论疾病或健康,贫穷或富裕,如意或不如意,真正陪在他身边的,只有她。他行踪无定,她的信却总是跟在身后,只字片言,轻轻淡淡,却一直觉着温暖。他想是时候回去了。# L0 O6 ]' G4 `( W* O2 Q8 t
* N) D! z' o7 \5 _& A/ u- \
  回到家的时候他为她的良苦用心而感动。无论是家里还是店里,他的东西他的位置都一直好好保存着,仿佛随时等着他回来。他大声叫唤她的名字,却无人应答( w) i9 [& \  C  p$ ?. R0 Q2 {

# ?( B- j. p" t. S  z, Q, D1 F, J3 B$ ~  d! z
店里换了新主管,他告诉他,她因积劳成疾去世已半年了。按她的吩咐,他一直叫专人注意他的行踪,把她留下的几百封信一一寄出,为他管理店里的事,为他收拾房子,等他回来。( h- H3 f: A9 F, s
" `/ x% J% a4 k# @  P
  他把她的遗物交给他,一个蜻蜓的标本,还有一卷录音带,是她的临终遗言。+ Z& p, I1 S, T1 K" @$ L2 D
' ?% L- s& P! w5 r
. r5 m5 n6 M. T0 q, E3 O$ ]
  带子里只有她回光返照时宛如少女般的轻语:
0 D+ x, k* W; }0 r% c  h7 d. m. _" \1 M7 n  b1 x. p; c
  “我……嫁给你……好吗?……”
" p( c3 b. H" e* C
0 v  ~7 V7 {' W$ g$ K" e  抛去二十七年的岁月,他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。
1 d+ T7 T; r/ o' N# S% V
+ e1 C0 F2 {* @2 r: B6 p1 {  没有人知道,有时候,一个女人要用她的一生来说这样一句简单的话……

& t% q9 ^% g( ^; t8 b
* m1 s1 ?7 B# z- ~/ T' F0 a! b5 |
' a6 K& @) J$ @6 w- d
( b( J& S: b% t  N! E- [: D& u& s2 R1 R
"当失去了一些以为可以长久依靠的东西,自然会有难过及割舍的痛苦,但其中却隐藏着 8 f8 s& A6 E: L( d3 y/ d
无限的祝福和机会。 & n  W6 _  w# D2 H
日後回首时,你才惊讶自己成长的痕迹,是那麽清晰明显,甚至是令人满心喜悦的..."
在有生的瞬間能遇到你..
竟花光所有運氣..

TOP

不许哭!!

那年,她十六岁,第一次喜欢上一个男生。他不算很高,斯斯文文的,但很喜欢踢足球,有着一把低沉的好嗓音,成绩很好,常是班上的第一名。虽然在当时,早恋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,女生追男生也不再是新闻,她更不是那种内向的女孩。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向他表白,只是觉得,能一直这样远远地欣赏他,就很好了。那时,她常常为在路上碰到他,打声招呼高兴个半天,常常放学也不回去,而是上运动场一圈又一圈地慢跑,只为了看他踢球。她还学着叠幸运星,每天在那小纸条上写一句想对他说的话,叠成小幸运星,快乐地放在大瓶子里。她常常看着他想,象他那样的男生,应该是会喜欢那种温柔体贴的女孩吧,那种有着一把乌黑的长长直直的头发,有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开心的时候会抿嘴一笑的女孩。她的头发很乌黑,但只短短的到耳际边,她有一双大眼睛,但常常因为大笑而眯成一条缝。她常常照着镜子想,如果有一天她成了那种女孩,他会不会喜欢上她。但想归想,她还是每个月都跑去理发店把稍微长长一点的头发剪短到耳际边,还是一遇到好笑的事情就哈哈大笑起来,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。
9 A% ?/ H: G/ H- A0 ?( Q0 z
6 S* m+ M1 s" E6 |
! U( R, `. x, b5 X* A她十九岁,考上一所不算很好但也不差的大学。他正常发挥,考去了另外一所城市的重点大学。她坐着火车离开这个生她养她的小城时,浮上心头的是她点点滴滴与他的回忆。大学生活是以二十几天艰苦的军训生活拉开序幕的。晚上临睡前,其他女生都躲在被窝里偷偷打电话跟男友互诉相思之情,她好多次按完那几个熟悉的数字键,始终没有按下那个呼叫键。十九年来,第一次知道什么叫思念,原来,思念就一种可以让人莫名其妙地掉下眼泪的力量.四年的大学生活不算太长,活泼可爱的她身边从来不缺乏追求者,但她却选择单身。好事者问起原因时,她总淡淡一笑,说∶"学业为重嘛。"她也确实在很努力地学习,只为了考他那所大学的研究生。四年来她的头发不断变长,她没有再剪短。一次旧同学聚会时,大家看到她时都眼前一亮,一把乌黑的长长直直的头发,水汪汪的大眼睛因恰到好处的眼影而更显光彩,白里透红的皮肤,时不时抿嘴一笑,都忍不出这是昔日的小活宝。他见到她时也不禁心神一动,但当时他的手正挽着另一个女子的纤纤细腰。她看着他身边那个比自己更温柔妩媚的女子,很好地掩饰了心里的一丝失落,只淡淡对他一笑,说,"好久不见了。"8 ~+ r; Q7 k1 f# }5 B
" m( G2 V! j/ {& G  b) l
8 c9 M6 n$ u  d9 a
! c( S9 y" l, A; D
她二十二岁,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他那所大学的研究生。他没有继续考研,进了一间外资企业,工作出色,年薪很快就达到了六位数。她继续过着单调甚至枯燥的学生生活,并且坚持单身。一次放假回家,一进门母亲就把她拉过一边,语重心长,"女儿啊,读书是好事。但女人始终是要嫁人生子的,这才是归宿啊。"她点了点头,进房间整理带回来的行李。先从箱子里拿出来的是一瓶满满的幸运星,摆在书架上。书架上一排幸运星的瓶子,都是满满的,刚好六瓶。
. D! ^8 T- J# F/ R0 J  b+ ~, c% ~. a# o  c3 d" c. k
: K- m% V) B: S, K- L; X

' l/ V" k( r# x! \0 k9 V" m. O6 V她二十五岁,凭着重点大学的硕士学历和优秀的成绩,很快就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,月薪上万。他这时已自己开公司,生意越做越大。第三间分公司开业的时候,他跟一个副市长的千金结婚了,双喜临门。她出席了那场盛大的婚礼,听到旁边的人说起新郎年青有为,一表人才,新娘家世显赫,留洋归来,貌美如花,真是一对璧人。她看着他春风得意的笑脸,心里竟也荡起一种幸福的感觉,莫名的感觉,仿佛他身边那个笑容如花的女子就是自己一样。
- ^; S- q* ~5 F/ e$ Z- z5 I% M
& _* I" \* j/ s" t+ @
1 g  j& J; h/ S: c3 O1 M5 m& Y2 Z6 o
她二十六岁,嫁给了公司的一个同事,两个人从相识到结婚不到半年的时间,短到她都不知道两人是否恋爱过。他们的婚礼在她的极力要求下搞得很简单,只邀请了几个至亲好友。当晚她喝了很多酒,第一次喝那么多酒,没有醉,却吐得********。她在洗手间看着镜子里那张在水汽蒸腾下逐渐模糊的脸,第一次有种想痛哭一场的冲动。但终于,她还是把妆补好后走出去继续扮演幸福新娘的角色。她的外套的衣袋里,有她早上仓促叠好的一颗幸运星,里面写着,"今天,我嫁作他人妇了。可是我知道,我爱的是你。"
# ]1 D6 ~$ T# y; {" B# `4 c! v- i! k  F+ Y5 [4 A- B, P. p
$ b! ?& S! ?: H% f, r
, |  C8 |* q- |4 z" G; f6 j2 z2 R: G
她三十六岁,过着平静的小康生活。一日在街上巧遇一旧同学,闲聊起他,竟得知他生意失败,沉重打击后终日流连酒吧,妻离子散。她在找了好几天后终于在一间小酒吧找到他。她没有骂他,只是递给他一本存折,那里面是她所有的积蓄,然后对他说,"我相信你可以重头再来的。"他打开存折,巨额的数字让他不可置信,那些所谓的亲朋好友在听到他说了"借钱"两个字就冷眼相向避而不见,她不过是一个快让他淡忘名字的老同学,却如此慷慨大方?她依旧淡淡一笑,说,"朋友不是应该互相帮助的吗。"当晚她的丈夫知道了后,一个重重的巴掌立刻甩了过来,大吼道∶"上百万一声不吭就全给了他,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!"她被那巴掌击倒在地,没流泪也没说话,更没有回答她丈夫的质问。虽然她从来没有向别人承认过她爱他,但她也决不会向别人否认她爱他。
6 ?0 j3 N& G( u' y5 Q4 }- E0 A
" r' i5 g3 I* Z' D8 {4 M/ \+ Q' M# b4 |5 h1 D* }$ p2 h( i
) I. D! W& V4 H" K, P0 H! V7 B2 f

- k) h+ z1 M. Z! W+ m6 u她四十岁,那年他的公司已经成为同行业里最具竞争力的几间大公司之一。那晚他带着两百万和他的公司的百分之十股份转让书到她家。她的丈夫一边乐呵呵地说,"不必这么客气嘛,朋友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,"一边在股份转让书上签下名字。她没说什么,只说了句,"不如留下来吃顿饭。"他没有不答应的理由。饭菜端上来时,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最爱吃的几样菜都有。但他抬头看到她一脸恬静地为丈夫儿子夹菜时,心里一下释然,觉得是自己想多了。临走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请贴,笑笑说∶"希望你们到时都可以来。"她以为是他又有分公司开业,不以为意,接过随手放在沙发上。送走他转身回厨房洗碗的时候,突然听到她丈夫大声说,"人一有钱就风流这句话果然没错啊。看你这个旧同学,这么快又娶第二个了。"她的手一颤,被一个破碗的缺口划了一下,血一下子涌了出来,一滴接一滴不停往下滴。她看着那片泛着微红的水,突然想起十五年前那个笑容如花的女子那身婚纱,似乎就是这个颜色。1 L3 z& G  r4 ~' S
% p8 j4 q4 B: M3 |

/ V9 K) O( [0 ]) i
8 S7 v* I- n7 Z$ }她五十五岁,一天突然在家里昏倒,被送去医院。一番检查后,医生脸色沉重,要把她丈夫叫到一边说话。她毕竟是个聪明的女人。叫住医生,她很认真地问,"我还可以活几天?"三个月,电影里的桥段用得多了,没想到真应了人生如戏这句话。执意不肯住院,她回到家里开始为自己准备后事。一个人活了大半辈子,要交代的事多着。收到消息的亲朋好友纷纷赶来见最后一面。他是最后一个。她躺在床上,已经开始神智不清,但一看到他手上那刻幸运星,立刻清醒了过来,似是回光返照。"这是给我的吗?"她指了指那颗幸运星,脸上竟露出一丝笑容。他连忙回答,"啊,是。是啊。这是我带来给你的。"真是无心插柳,这不过是他刚出机场时碰到那个为红十字筹款的小女孩送的,他当时急着来见她,接过来时都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就赶着上车了,一路握着也不知觉。她接过那颗幸运星,紧握着放在胸前好一会不放。终于,她指了指旁边的桌子,那上面也放了一颗幸运星,那时她昨晚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叠好的,缓缓对他说道∶"在我以前住的房子里,还有三十九罐幸运星。等我火化的时候,你把那些连同这两颗和我放在一起,好吗?"他还没来得及回答,她已经合上眼睛,一脸安详。她火化那天,他按照她的遗愿把那些幸运星撒在她身上,三十九罐,不小心滚落一两颗在地也没人发现。他转身要走的时候,忽然发现地上还有两颗。拣* I  M" h1 Y' O6 a" x
起来,他想,算了,就当是留个纪念吧。
7 D4 g* {' e# o7 P
) U) M- u. m1 Y$ L( R$ [7 ]6 l8 e% p* u
6 t$ G1 ^; Z3 q% H8 Q- f  G
他七十岁。一天,他戴着老花眼镜在花园里看书时。四岁的小孙子突然拿着两张小纸条,兴冲冲跑到他面前,嚷道,"爷爷,爷爷,教我识字。"他扶了扶眼镜,看清第一张小纸条上的字,"杰,你今天穿的那身蓝色球服很好看哦。还有,6这个号码我也很喜欢,呵呵。"他皱了皱眉,问孙子,"这两张小纸条你从哪里找来的?""这不是纸条啊,这是你放在书桌上那两颗小星星啊。我拆开它,就发现里面有字了哦!"他一愣,再去看那第二张小纸条,"杰,有一种幸福是有一个能让你不顾一切去爱他一辈子的人。"9 V0 o1 d1 ?  `& Z
# v+ n) U6 N+ i' q: \6 T
9 \2 [( P( L9 {) _9 K: t/ F
' {$ ~& O/ k; h) W) g
"有一种幸福是有一个能让你不顾一切去爱他一辈子的人。他念着,念着,泪流满面...
- {9 ?! k2 P  z* n

# ?/ `+ N+ |1 y. C( ]: r
  Z/ E" W" c* P6 }0 K9 I8 z7 r" g- H# L
1 V# O+ \5 @9 o8 L5 H
% R9 l) K5 h8 P/ {% H  G

6 K- H1 I" V' S    "学会了与人分享爱,
: r# k5 s% C$ `+ y+ l  还必须学会不要紧捉着所爱不放, # j6 A) w. Q: |
  最伟大的爱就是做些对所爱的人, / |$ b/ e8 T) C  C" k
  最有利的事,
  }; v% T, `1 U7 |2 `$ j  即使那会令你心疼...."

0 y' s; h; t) W6 j" h* Z9 P& e6 l" |6 |  l0 V; c
[ 本帖最后由 sam13 于 2006-6-11 12:39 PM 编辑 ]
在有生的瞬間能遇到你..
竟花光所有運氣..

TOP

你叫我来很多次了, 我也的确来看过很多次了.
3 L' n3 J' U  V0 Y% D9 D5 P
+ N) Y2 r7 r% P我曾经看过大部分的故事, 所以就不说那些了, 可是我发现你放上去的歌, 除了那首英文歌没听过之外, 我大都是曾欣赏过的^^~看来以后可以交流交流哦~~1 `/ s5 L. L; ?' x) E* `1 m
) [3 D! O- b) ^, K$ h9 o
[ 本帖最后由 SilverMoon 于 2006-6-11 04:53 PM 编辑 ]
我失去了, 我得到了, 我失去了.
我领悟了, 我迷惑了, 我领悟了.
我发现...康俊豪不只是康俊豪, 而是我今生的永远...可是...

TOP

引用:
原帖由 sam13 于 2006-6-5 01:46 PM 发表
, L" }6 d$ O' P( n1 K! k$ \, Y
- d+ e+ u) u$ F, c. X! y( n* r2 ~/ e. p) B2 s' [
: _# m/ L, q5 P, H, Q
好啊!
1 O( [* t/ o# o  P8 x如果可以的话也发表一些你的意见或分享一些作品吧..  I# A) G9 t0 x$ {  R  L( W8 K6 v
很高兴能认识你....
) `. m; C* \# j8 N2 Z3 H8 u. I5 D0 X+ ^2 _' Z$ Y
我一定会的!!!
9 `* T- u! N7 U- Q只是刚进大学,还应付不来功课,不敢分心.
6 \7 V6 {# h/ b  @过几天考完试我就能回家咯.
; K, j9 c2 H* x( |2 E/ W9 N敬请期待

TOP

人生

人生就像一段永远不会完结的旅程
2 N7 V  d$ V# Q一天接一天  一站接一站+ d% H4 Z0 D4 R9 t' f# t
过程有悲 有喜( J$ \6 X4 s5 E( w- q6 I" ^$ W
筑成了一辈子的回忆..# F* Y3 ~# e* M9 T  r
5 K: U5 f+ L9 ^. A2 D5 a6 j; O
回忆  是对过往的思念
2 N# P+ K' ]& Q/ K无尽的思念
3 R1 a- m5 A) X7 l就想昨天才发生..
6 z/ l. M0 w" g$ z' V* U6 u  K+ Q5 i; U: {( x. o4 L/ `
幕然回首 却已是曾经9 l5 V  C. `( g( Q0 Z6 \0 n
曾经的我  曾经的你
' b( @/ ?; J" C曾经发生过的事..2 p, q' |3 S9 n
# c; @) R: z5 ^0 d- ^
在来一次又会有怎样的结局呢
. N! k7 w) S# j: p7 U: T结局又会是怎样呢...
在有生的瞬間能遇到你..
竟花光所有運氣..

TOP

引用:
原帖由 冰宁 于 2006-6-8 08:29 PM 发表
. p) q7 c: `. A8 S很多时候我想我们都会变成这样的人:
  [; d9 R- Q% u6 f就算有阳光出现,我们都会想办法遮住它,然后就催眠自己,“我不是不想去碰触阳光,只是阳光从来没出现过”2 J) q: c! L4 D2 S3 d

0 N2 ^$ q5 @% Z9 U6 E9 R我就是这样的人… ...
, j- Y/ d# Y7 _9 V8 u. H
9 d. P9 }- X: F7 H3 c
没想到在这里,我也留下了这句话…
我就像水一样
看到、碰到,但捉不到…

TOP

谢谢分享~你好强哦~
试着忘了过去~
开始新的生活...

TOP

爱情,幸福的开始!
+ g; {- g% g, ?) l爱情,永恒的誓言!! C) l9 f9 z1 y) |9 Q; b' N
爱情,让人无法预料!2 F! t* q1 L( b% U! c: M
到底什么才是爱情?' N) C& p$ J  J0 B7 }$ _

& E* G+ o/ j5 L( G# D1 _" G9 H: `很高兴来到→冰雨←

TOP

发新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