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话题
打印

[转自己的贴]清谈接班人系列Part 9 –无财可去补苍天

[转自己的贴]清谈接班人系列Part 9 –无财可去补苍天

向熊玉生致敬  
7 k# M& H4 l3 Z2 K4 t* n$ {  L
/ n* B( u4 a7 I
部长,来到白沙罗华小(来到白沙罗华小)。& A9 D. E6 c6 @" \4 F: I
部长,聆听您的请求(聆听你的请求)。" r9 B) z9 P7 w. K- M! o

4 D% [1 N; y  K6 I只要你是诚心诚意,
0 {& z3 p2 R- d5 L6 M" d  V你就能够要求重开白小(你就能够要求重开白小)。8 ]7 h. B# a4 T5 o
给你母语教育不再忧愁(给你母语教育不再忧愁)。
7 U3 L7 @. q' I  z+ {
/ N6 V/ }. S7 r3 n4 D9 F  _0 Y# L% M7 h0 b只要不是诉求,! x& H2 l* A; o# Z
愿望是不会落空。4 U0 `/ ?4 j; ^+ ^( U6 i  i
0 V: O1 `6 l2 b. l4 C9 a
部长已来到,
& W' \# d2 j1 `( T/ G1 w你看部长已来到,
/ F2 r% }/ Q6 f白小就要重开了。+ f& i% t* W- g- V; |6 Z

( O& [1 C. E9 Z3 C4 W, N家家户户欢笑!
* r% Z5 Q+ @) f2 w  ^
5 n, \" e5 W6 |- ~$ j12届大选投票日前几天,我有一个预感:华教的某个老人家,是时候‘够钟下班’了。但是,是那个华教的老人家‘够钟下班’?在我所认识的华教老人家当中,也只有那两个知名度最高的。但,不可能是他们吧。后来过了几天,大选结束了,就传来白小保校工委会主席,熊玉生先生逝世的新闻。
, s" ~: N. |+ i6 i' s6 `( ^
* ~) I/ p' O' `/ F' u, {  ]可能你认为这是巧合,也可能你认为我存心要诅咒别人死。不过,我却深深相信这是上帝在向我说话。好像上次恩顿逝世前几天,我也预感到,她的时日无多。假如你问我是怎样知道的,我也实在答不出来啊!如果我要喧哗取众、为私为己的话,我早就去当神棍鸟。那里还有酱多时间在这里跟你讲鸟话?; }6 l) w( z$ a) x" J' B
0 _: I5 E/ T* Y% l- V' s
老实说,我完全不认识熊玉生,也不知道谁是熊玉生。甚至白小的情况,我也只是大略知道那是一群村民不希望孩子到非常远的地方上课(因为学校搬了),于是就在原校附近的神庙上课。因为原校被关闭的时候,我还没有蒙召进到华教界服务,所以那些新闻我当时就没有特地去看了。而之后进来了,新闻也渐渐冷淡下来,我又知尾不知头(大概了解到是由DAP的刘天球揭发的),就没有去知道太多。
5 Z% j: ?0 n9 }* h$ W
1 r; J2 ~% I8 ^# W' I* i我看了‘熊玉生’三个字,还是全无印象。又看了照片,还是全无印象。突然我记起来了,原来我是在《大马独立新闻网》看到的。那时白小要请老师,凡有意者请电联熊玉生先生。至于照片,我就记起那是希山、周美芬和熊玉生的合照时,看过熊玉生的样子。有人曾经针对这张合照,写了《三个人,三种笑容》的评论。如果现在你叫我回忆他们的笑容的话,我可以告诉你,希山的样子和笑容给我很深刻的印象,而周美芬的就还有那么一点点印象,但熊玉生的就完全不记得了。不知你们也是和我一样么?5 D- v+ Q8 q8 C, J3 L  Q( v

. @. e0 W6 _: D' P4 w! _我问上帝:“主啊,你要告诉我什么?”(根据过去的经验,上帝让我事先知道某件事情,一定是有什么东西要教导我的)。熊玉生出殡那天,我来不及请假出席。不过,学校有派代表过去。听说有人特地拿锁匙开原校大门,然后叫记者拍下照片。后来到了追悼会,由于适逢先知诞,全国放假一天,加上没有老师要去了,我就得以去董总那里参加追悼会。去之前碰到小小插曲,那就是衣着问题。我问带队的老师:“要穿什么衣服去?孝服?西装?还是batik衣?”后来网上和报纸就说最好是穿‘救救白小’的T-shirt" n1 w2 x% n3 A

( \1 @2 p. k% m, S我在追悼会上,又更进一步认识熊玉生和白小。也更进一步意识到:人,需要认识耶稣。我坐在那里,听着出席者的发言,又听着台上的人讲话,就回想起一位牧师所讲过的话。牧师说:“有没有人会说,只要有两、三个人奉我的名聚集,我就在他们当中。又或者说,我必与你们同在,直到永永远远。”以前听这些话的时候,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妥。如今在熊玉生的追悼会,我就完全明白了。因为‘他’不可能‘与我们同在’。如果他‘在这里’,可能我们就会‘在那里’了。2 P5 k8 y' v6 J$ t
2 l8 q8 T# x3 k
在追悼会上我意识到,如果人死了,就是死了的话,没有‘今生来世’,也没有‘地狱天堂’,那我们就应该要把握当下,不要去搞吃力不讨好的华教运动,更不要把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。历史是漫长的,生命是短暂的,儿孙自有儿孙福。我们要尽量赚钱、好好享受,否则我们明天就灭亡了。正所谓:‘纸是拿来叹的,某是拿来干的’。
6 E; c* i- s" Z8 ]
7 E! r! H) g5 v6 H  a; ^那么,熊玉生现在‘在那里’?有一个私人笑话(Private Jokes)是酱的:
6 O! R. \. D( G ' d; N8 P0 e( n. E
熊玉生来到天堂的门口,看见傅润添和林梧桐两人站在天堂的大门。看守天堂大门的天使长说:“生命册上没有你们的名字,按规定你们是不能进去的。不过,上帝念及你们曾经在世上行过不少善事,又救济过不少基督徒。所以现在,上帝特准你们俩的其中一个,就是行最多善事的,可以进到天堂,享受永远的安息。”傅润添和林梧桐听了,就起了争论。他们都说自己行的善比对方多。
9 h+ {1 r  W7 e* }3 O1 L  t, D" @
& I. w4 ?7 e% J' S" a最后傅润添和林梧桐决定以最民主的方式:投票,来决定谁才是行最多善事的人。而他们的选民,就是生前受过他们的恩惠,现在住在地狱的灵魂。正当他们准备下到地狱拉票时,一转身,他们就看见熊玉生。只见熊玉生对他们说:“选举来了,希望你们能为地狱增建几所华小。”
+ Q* X9 @4 S' u# m. G& M; ?
+ A! S% a, m# }9 ^9 E1 q7 l不过他们还是不能举行选举,因为他们还欠一个选委会主席。
  r' `3 Q) X; H4 t5 j- Y % Z8 Y% j' a3 W2 G9 T2 I

TOP

如果我的母校是白小  
2 {# L, q4 R. _7 A- I
1 e' X  |. N  r4 {+ ^- R7 h3 a
只剩下PS陪我谈了一天,
3 Q* ~, ~2 j$ c' w: p4 o% N睡着的PS机,安静的旧旧的。
) @6 t% C( J5 ?1 B; }# f7 c1 \) m我想你已表现得非常明白,1 H0 p9 }% t# m& t
我懂我也知道,你没有不舍得。
  G- H/ E  E3 C4 b, V你说你也会难过我不相信,
, n! z8 s3 p* {8 t# R, B' {3 C, `上你课读你书,也只是曾经。9 U8 A7 \" y0 C( i
希望他是真的比我还会筹款,
0 g* G( S7 `0 `) I我才会逼自己去筹。
8 X/ m& J# h1 Z' U$ J/ J
7 Q- a  C: }; x% M你要我说多难堪,7 E$ k/ ^1 W7 v( u
我根本不想筹款,: K5 i! J1 z" a1 b
为什么还要我用微笑来带过。' {4 E; G' t3 h8 z1 |9 t( W! ?% l
我真的没有天份,! L, z7 i6 B4 L0 W+ f; {
成绩考不到酱好。, O1 D) W$ L& K& o3 h3 N
我会学着放弃你,
- o2 X# j' f. g$ N4 k只因为我太爱你。  n/ ?1 j/ q6 c. U) F! z" D

- v9 H# D/ v7 z% K士拉央,黑风洞跟鹅麦花园一带的华裔子弟,包括我,都是在那间华小成长的。首先要告诉你们的是,《孟母三迁》的故事是骗人的。全都是因为孟母穷到没有钱交房租,也没有钱给孟子搭校车,才搬到学校附近的。而学校附近的居民,还有学校的老师,也并非大慈大悲、品德高尚之辈。相反,全都是一群集虚伪、自私、骄傲、妒嫉、贪心于一身的恶人。孟子之所以是亚圣先师,跟他的母亲有没有搬到学校附近是完全没有关系的。这全是因为孟子本来就是出于污泥而不染的莲花啊!为什么我会酱清楚?因为我就是那个‘孟子’咯!& P0 H, f0 i) C
4 l# L$ n+ [+ l# v& e
我进那间华小的第一年,学校就说要建新校舍(旧的校舍就在现在的校门和马路上),然后给我们一张卡,叫我们的父母去帮学校‘化缘’。好不容易一人一元,但也只‘化’到30多块钱(许多还是爸爸的马来朋友捐献的)。我还期待班主任会称赞我。但从她口中出来的,都是责骂的言语。好像我们欠她几百万的样子。而且几乎所有的老师,在学生面前都是这个态度,或许这就是比魏书生更厉害的教学方法。魏书生最失败的地方就是,他没有教出一个孟子,而我的母校却做到了。看来魏书生应该来我的母校‘烟酒烟酒’。
  B% q1 N2 i3 ~+ c2 S ; ]8 N! O7 O8 i9 E5 }; L
后来校舍建起来了,我的母校又来了几个很有‘个性’的老师。其中一个姓吴的女老师,擅长园艺。现在你在校园所看到的植物,十之八九都是在当年由她打理出来的成果(题外话:当年学校也有一间小型的动物园。刚开始时有兔子、鹌鹑、鸽子等。后来动物都死掉了。后来又多了新的动物。其中有穿白衣蓝裤的动物,而且还会说人话。它说它是因为顽皮而被关进来的。)。至于吴老师所教过的学生,据说在藤鞭和体罚之下,成绩都大有进步。她的杀手锏就是EQ极差。我所知道的是,她曾经在进到班后,就猛力拍打门口,歇斯底里喊道:“很烦很烦啊!”7 s! h( j+ d+ q# n
) e2 S3 m* |, a6 l" Z3 g8 Z, m
20年后的今天,也就是那些有幸被吴姓老师教到的,据说在他们上到中学后,就已经开始积极招兵买马。有的开始代表全校的华人同学,在校门跟马来同学,印度同学争取华人的利益。而有的就当上大姐大,弱一点的就当上VCD售货员,或当上爸爸。至于有没有当上稳赚不赔的阿窿或卜基,我就不大清楚了。否则我可以找他们融资一下。不熟不吃嘛。" V/ }3 ^0 v" t5 q3 e3 }6 r! L9 T

# \6 C* h& |* V+ f2 U由于篇幅的关系,众多人物不一一介绍。不过有两个最重要的人物,我一定要介绍给大家认识。第一个是姓棺的纪律老师,第二个是姓倪的校长。为什么这二人值得我介绍?因为这涉及到马华和尊孔。上次报纸登出黄家定和黄家泉的照片,我就问过我的全家人,最后我们都觉得棺老师的长得很像黄家泉和黄家定。这条水是教数学的,据说在藤鞭和体罚之下,他所教的学生,都在数学考试中大有进步。在新校舍建好之后,有一次全班吵闹,老师控制不到一些同学的行为,就叫我们全班排成男女两排,到教师办公室让棺姓纪律老师每人鞭一鞭。当棺老师知道我们的来意后,就抽出最粗的一枝藤鞭,朝空中晃了一下,然后说:“我很久没有打人了,今天要打个够本。”然后包括我在内,全班男女的左手都被鞭上一鞭。老师的藤鞭,据说都浸过药水。是什么药水?相信我,那绝对不是虎鞭,更不是鹿鞭。
' w2 y. u7 y: A. ]
( P4 N" W6 \( p8 @* P! U! o李玲惠校长肯定不知道什么叫‘打是疼你骂是爱’。看看我的母校!在老师们的悉心教导之下,许多校友长大后,都开始回馈社会,纷纷代表华社跟马来警察争取华裔权益。如果皇冠城的事件发生在黑风洞,我看我那些小学同学都会纷纷站出来,与那些马来私会党徒大打出手,以维护我们华人的利益。所以啊!有些东西嘴巴讲是没有用的,要看行动、要看拳头。所以,少和帮欢迎大家的加入。
( r( ^1 Z0 d- y  W4 y) g
# e0 ?6 b1 |: i! J4 B至于倪姓校长,我在尊孔找吃,闲暇无事时,在查翻旧资料时发现他的名字与几个尊孔校友连在一起。我很怀疑他是不是尊孔毕业的。每次开周会时,他都讲得非常长气。当年倪校长的耳提面命和循循善诱的训话,至今我还记得非常清楚。每次他不是骂这个学生‘有爷生,没母教’,就是骂那个学生 ‘陀衰家’。各种恶毒的华语和方言,都从这位道岸貌然,为人师表的口中说出来。当我回到家,妈妈就立刻问我,你的校长又骂人?我说,你听到了?她说,喇叭开到那么大声,我当然听到。
0 D/ [  n# N- n7 I  Z  u 0 h; n$ k9 n( S# M- H
而老师们也经常耗上整节时间,不断地熏陶、塑造我们的人格和行为。在六年级那年,我就被那位刚从师训毕业出来的班主任‘好好招待’。只是作文背不出来,她就用上整节课,当着全班人面前体罚我。我回到家哭着向妈妈投诉,也没有人理会我。因为以前我的妈妈和爸爸以前有到学校作过投诉,下场就是我被对付得更加厉害。所以以后母亲听了,也只是很激动地说要去找马华公会的张天赐。但是没有做到。她怕这件事情上报后,全家会没有脸见人。而我的爸爸,也只是说:“我们虽然穷,但是穷要穷到有志气。不能跟人家打架,也不能打别人,别人的东西我们不能拿,要好好读书,将来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”(原文大意)。所以我什么也做不了,有时夜里睡不着,哭下哭下就睡着了。8 i; Z  O' Y0 d4 e& v2 D

# m5 Z/ s$ F& S8 b% U+ b0 |9 a后来倪校长要退休了。他为了使我们能够在UPSR中考到优良的成绩,就开了全日制班和电脑班(家总必悉此事真伪)。他退休当天,许多同学都哭了,我却连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,虽然我一直都很感激他对我们的照顾与栽培。我相信,这是六年的华文教育把我从软弱的性格中锻炼得非常刚强。% i# x( C( x( ]/ h. B
  V9 Z! c: E9 V" ^- M
如果倪校长果真是尊孔校友,那我就要学周宏老师,立起大姆指说:“好一个尊孔人!” 如果这些人就是华文教育工作者,看来华教‘很快就可以复兴起来’。

TOP

在华小六年中,我不觉得我是一个人,我没有受到人的尊重和对待。当时我真的很想从校舍上跳下来。可是我没有勇气。然后我又想:如果我有冲锋枪和手留弹,首先我就要从校门开始扫射,见一个杀一个,见一对杀一双。先上到教师办公室,第一粒子弹给棺老师,第二粒子弹给倪校长。那些经常欺负我的同学,我一个也不会放过他们,因为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,也不靠什么神仙皇帝。最后我就要用手留弹炸掉新校舍。接着,我要冲回家,将那些经常针对我们全家的邻居乱枪射死,再把整个村庄夷为平地。是否觉得这些情节是在那里看到?原来崇尚自由的美国就是采用我们的教育理念!所以他们教出来的孩子都是‘terminator(未来战士): M8 c; Q: v9 z; T7 p/ K

% v' t- z  M7 @) D: b可惜最终我并没有自杀,也没有去杀人。因为天降大任医死人,最后我就变成了孟子,‘忍’者无敌就是我的信条,最后我百忍成金,忍出便秘。各位同学,或许你们也曾经想自杀或杀人。不过,请你记得,自杀是愚蠢的行为,子弹也是要钱的。现在石油起价,又通货膨胀,冲锋枪不便宜的。我们是文明人,就应该使用文明的方法,比如发动大罢课示威、写大字报、发匿名信、召开记者招待会、游行到皇宫、甚至到国会提呈备忘录。而在网上开部落客和创作爱校歌曲则是最不明智的行为。因为会影响到外国人对大马的印象,导致国外投资者却步。再不然我们可以响应董教总的号召,努力地成为华校老师,再把这些优良的传统传授给‘我们的’下一代。
: Y% _4 S+ S+ s- X5 S7 n9 d
0 ^8 k* }( n: _& b0 Q% t虽然我非常憎恨棺老师和倪校长,但有一点是我直到现在还是百思不解的是,我做了一个和他们有关的梦(征求解梦专家)。- v7 i% {7 w4 R, T* S

' k( v4 S( K, G5 u8 P在梦中,我站在一个非常广阔的大厅中间,而那个大厅像极了马华的三春礼堂。有一群人,穿着白色T-shirt白色长裤。衣服上都有一个非常显眼的虎头。他们排成一个队伍,从入口处进来。这条队伍非常地长,没有中断。有两个人身穿古装衣服走进来。一人作皇帝打扮,另一人作寻常百姓打扮。两人朝我走来,仔细一看,皇帝打扮的不就是倪校长么;而百姓打扮的不就是棺老师么。只见棺老师小声地对我说:“你可以叫他(倪校长)升我做白虎君吗?”我不假思索,随即对倪校长说:“升他作白虎君?”倪校长边听边微笑。我的话音刚落,随即,棺老师的衣服就变成白衣白裤,而衣服上也有一个大虎头。两人很满意地离开,人龙也随着他们离开大厅。后面的梦比较乱,因为棺老师下通缉令,派出许多白衣白裤的人来抓我和追杀我。我在黑夜中东躲西逃,好几次差点被发现,但是没有被抓到,倒吓到手脚发软。然后就被吓醒了。
7 o0 v6 Y$ M& O9 @. C! ^
# q) p3 C# G1 o# F9 }9 q7 H% f# X这十多年来,我一直对这个梦百思不得解,即使现在我也比从前更加聪明有智慧。按常理,我这么憎恨他们,我应该是说:“来人,给我拿下这两个反贼,推出去斩。”现在却反而给他们一个官位,又升他们的官,让他们来反我。你说怪不怪?(其实,真的有‘白虎君’这个职位吗?主要负责什么的?)
7 B9 Y0 X# c- S- ]
& {  F3 i) r' O1 x0 D' Q7 E# w* i " y! `6 g1 R9 A4 B
从监狱到监狱  % m9 p" J, _0 k6 |1 b. ~/ _
6 R9 d: s, O' W/ \: w

+ m% b: i2 t# y& a" Y好不容易熬到小学毕业。在毕业典礼结束后,同学渐渐散去。我看到一些同学好像平时那样玩闹。因为已经毕业了,以后也不想再进来了,就想再玩多一下子。就在那时,棺老师和一些男老师见到我们,就狠狠地说:“毕业了还想给我鞭打是不是?”我在华小六年,这些就是老师所教会我的东西。他们的嘴巴充满仁义,行为却很暴力。我虽然曾经数度企图自杀,但是在我心中,有一股信念不断地支持我要活下去。那就是:一旦我成为首相,我就要回来关掉这间华小。这整栋校舍也要拆下来,拿去填海。而那些老师,也要通通‘满门抄斩’。就连卖一斤米给他们,跟他们谈过一句话的人也要死。正所谓:
+ O4 @- i5 v2 _+ P, j8 s# B
' N; I' _5 |* v' {; A: M  P! z2 @8 U& z龙游浅滩遭虾戏,虎落平阳被犬欺。
/ O% B  i: T3 m, _) P9 N他日蛟龙若入海,必要翻江又搅海。( ^0 ]: S2 c/ l# x+ w) `1 S
他日猛虎若归山,必要血染半边天。) ?# {+ P  _/ t, R; {! b
他日若遂凌云志,敢笑宋江不丈夫。3 F# n2 h8 z  o& N+ ~/ m# M+ u- K
0 w% l1 S5 B5 }( u* F! w
我跟许许多多的华裔子弟一样,小学毕业后,就来到马来中学,就是那些以Sek. Men. Keb. 校名开头的政府学校。我那届是最后一批需要读预备班的学生。此后的华裔子弟,大多数都可以直接上中一,只有少数需要读预备班。那些与我一起进来的小学同学,有几个还是邻居兼玩伴。我们同时被分派到同一个班上课。由于我的UPSR的成绩比较好,可以选择更好的班。那些玩伴就非常担心,就跟我说:“现在我们华人很少,马来人、印度人很多。我们华人应该团结起来,读同一个班。”于是我留下来。几个礼拜后,他们却开始联合其他华人,欺负到我很够力,就好像在小学的日子那样。后来更变本加厉,联合印度人、马来人来对付我。只有当马来人或印度人对他们产生敌意时,华人才来与我和好:“现在我们华人少,应该团结起来,才不会给马来人、印度人欺负。”。哼!马来人和印度人都没有欺负我,欺负我的是你们这些会讲华语的华人!(有没有觉得以上情节非常熟悉?)
  V$ ^" Y- D* d7 b
+ O( O% L6 C) V+ ]5 r至今我很幸庆,幸好我是读到马来国中。因为马来校给我不一样的学习环境。马来校的老师虽然不会华语(不过有些会几句淡米尔语),但是他们都是明辨是非,充满爱心的人。有一位华裔回教徒老师(因为他娶了马来女子所以进回教)很热心地为那几位玩伴义务补习马来文(因为他们的马来文只有小学三年级的程度),又载送他们回家。那些常常欺负我的同学,马来纪律老师也都很adil地惩治了他们。而不像华校的老师,二话不说,先各打(原告被告)五十大板。1 A/ j. r0 q) N9 z+ N
7 _( j; b  E3 F3 n: W% S
那些马来老师也很风趣幽默,经常讲冷笑话给我们听,使我们上课时都充满欢乐的气氛。我发现,要分辨一个人是国中生还是独中生,就看他有没有幽默感。例如Rawang Boy就是马来国中出生的,而他就很有幽默感(那些不幽默的我就不想说了)。我猜想这是和中小学的教育有很大的影响。我相信一定会有人会说独中生也是很幽默的。那请你拿出名字来。不过不要这几年的,因为这几年很多国中毕业生到独中当老师,有人就说我们这些国中生‘血统不纯’,没有受过12年的中华文化的熏陶,并担忧独中已经开始‘国中化’了(你以为校长们不会优先考虑,聘请独中人当教职员吗?)。

TOP

奴隶翻身做主人  
! s! C# r1 Y* R  s+ h# [' t

0 i3 ]% P+ D# S0 j
3 B6 m" j* G. R& i4 T- X走过了很多地方,我来到尊孔独中。
. W2 T4 b- C! s7 l就像是其他华校,有筹款有义卖。9 U4 f4 k& ^" s2 d: z3 y1 U( w
每天忙碌地工作,到底什么我想要,
3 t  r' n5 U% q) s! g# y) h2 F# r/ m却发现累过头,怎么做也做不好。# |6 }+ L5 F3 h  q# e, h
心血来潮,起个大早,怎么我也睡不着。
3 E+ i- e+ T3 s+ M& {昨晚梦里你你来找,我才… …5 ^" Q9 E& {( y. z
% A/ t! J6 o  c$ L. {' o
原来我只想要你,给我捐个小钱。
/ K# A2 d- l. B说穿了其实我的愿望,就这么小。
' N+ S& U, r; D怎么每天祈祷,我的心跳你知道。
+ N: A5 G- R4 w5 G杵在尊孔独中,却只想要你捐钱,1 n0 Y8 g  ]+ r& ~
我想要你的名字,每天都能看到。; W5 I6 L$ A2 X" o
9 k5 b& y9 C* F" }
我知道这里很美,但捐钱的你更美… …
7 X' d; Y; |0 K- G$ c& F* K) E 3 X0 F# y, h3 `
后来,我奉主差遣,来到了尊孔找吃。据说这间学校曾经发生学生示威的事件。但是详细情况我就不清楚了。那些学生,尤其是初一初二的,都长得很象小天使,一副天真无邪,人见人爱,车见车载的样子。不过据老师们透露:“天使一进到班就变成魔鬼了。”当时的训导主任更一针见血地说,城市的孩子非常功利。如果他们认为你对他有益处,他就会设法地认识你,与你攀关系。而当时的体育主任则有感而发地叹道,那些学生面对你时有说有笑,转过身,却在你的背后放冷箭。
6 I* M/ @* n, `9 g
' Z# q  d& `0 P0 a* ^在马来西亚,只要是华校,都会面对资金不足的问题,而要董事、老师和学生家长向大众筹募。尊孔也不例外。但是,就是有几个‘有爷生,没母教’的学生,在班主任回收乐捐卡的同时,给老师脸色看。老师打电话给孩子的父母,要父母注意学生的学习态度时,也竟遭到对方的恶言相骂。果真‘龙生龙,风生风’!如果我是那位老师,我想我会狠狠地回敬:“Jika awak tidak suka sini, awak boleh balik cina sekarang。”真是‘陀衰家’,没有钱就不要把孩子送来华校!成绩不好也不要送来!以前我们的老师打了我们,我们的父母都不敢到学校找老师。现在的父母… …哼!一点也不尊敬老师,怎样在孩子面前树立好榜样?怪不得没有人愿意当老师!
, [" ^1 S+ s$ E) c4 Y. T + d; q1 Q8 C  j% @) p" p! d& e
8 k4 j% O' w$ T7 z! g& j; c
白小几时重开  ! F" H6 g; t, h2 m2 X* F6 d( m

" d  c$ N- m" D& o 1 p; r0 K1 r: W2 T3 v
今天,虽然我已经长大成人了(没钱无法成才),倪校长也退休很久了,棺老师也下落不明了。可是,那些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,我还是会不时听到,只是换了时间人物地点而已。为什么报纸没有刊登出来?因为家长们选择沉默,要息事宁人,以免成为破坏华教发展的分子。如果华小就是孩子们的学习乐园,那天国在那里?假如你问我:支不支持重开白小?那我要请你听一听这首最新的白小校歌:
7 P5 }+ L  L- \0 k; g
+ `  F* L, N8 z9 a$ p; a( a轻轻地我将离开你,
# P$ ^9 v4 J' \; t- y2 {' m请将眼角的泪水拭去。. L: h0 [* m7 Q8 [9 E& R
漫漫长夜里,未来的日子里,
8 K5 C+ |& r% x7 G) r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。
* N  I: V( _# a- r9 i
( e' t4 V  Z" i' ?4 b- y前方的路虽然太凄迷,1 P; @- U% {+ O7 r
请在笑容里为我祝福。
" @1 {; m) b/ F9 J! |虽然迎着风,虽然下着雨,/ d" e* q5 K: z' F. N
我在风雨之中念着你。
+ {- @, m% V" A" y! x5 e. O. _
5 G+ \6 \* |% z' C9 C1 E5 N' A6 b' i没有你的日子里,
9 h1 e! i" @3 ?4 f2 }我会更加珍惜自己。1 y# E! b! u- m# v
没有我的岁月里,
4 Q& e  X* Y+ W- T' u5 e你要保重你自己。  l+ _+ _8 {! s; k; d) d, H

/ m# h8 j/ t( ~+ ?, a你问我,何时开白小?
( L$ x+ C) W; o: Z; U我也轻声地问自己。% N: |, S4 J+ r+ H  U
不是在此时,不知在何时,
; {# ~+ o, S2 X, z$ p% g. o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。
/ `$ ~0 v) S. ^1 p- F不是在此时,不知在何时,$ W$ s0 u. H& Z) f
我想大约会是在… …
8 \* \& P/ F# u.( N: `9 _7 K! n/ e  b8 i
.
0 F9 s2 i! k9 D4 X1 z% I.+ f8 Z  A* a6 Y5 s5 l0 E' r$ Y
.4 X/ B& k/ X" I2 I4 R! m
.9 V0 s. r. x! v3 ]7 ?# ?8 K
后记:我问耶稣:“白小几时重开?”耶稣回答我:“满3000天吧!” 我算了算,应该是2009年的3月,不禁说:“huh要酱久?”耶稣就说:“没有啦。你稍微推理一下也可以知道,白小是在开学的第一天关闭的。所以它也会在开学的第一天开回。”(后来魏家祥果然说会在20091月开学。)  z3 k+ R8 w+ z: f; x' N! k; o

TOP

写在后面的话  5 \7 `: s2 |! B  U5 F

4 L' H( i* R5 `& R2 Y, P; ~ 3 J8 ?- ?2 j1 U+ Z
孩子过了20年、30年,就会做别人的父母和老师。届时,他们将用他们小时所受的那套,施加在别人身上。最典型的例子,莫过于政府用了很多暴力的手段来对付异议者。而在中文佳礼论坛网站,大家都可以看到网管和斑竹也经常动用暴力的手法来对付网友。以致有网友发帖炮轰相关人士:“在现实生活,我们谴责政府动用内安法令等暴力手段和黑箱作业。现在来到虚拟世界,网管和斑竹也好像国阵政府… …”(原文大意)! m3 h, c8 c  `# `4 y! B7 u- n# A

) W! |( H/ e' }4 V8 E; }参考中国易中天教授的《闲话中国人》。我发现,如果儿童问题和青少年问题是源自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失败。那么,华文教育的失败,则不能不归结到中华文化的失败。我想我所说的,你们都会一笑了之。因为根据中华文化的官本位主义,官就是真理的化身。一个人所说的话,是不是事实,就得先看他是官还是民。如果是民,那他所说的都是谎言,不必相信,不必去听。若是官,也有分大官小官。总的来说,‘官老师’所说的话,就是绝对的真理。教育与被教育者之间的‘不平等’ ,导致师长说什么,孩子都得无条件接受。如有疑义,便是‘不敬’;如有商榷,便是‘顶嘴’。因为依照中华文化的教育理念,所谓的华文教育,就是要先学会做人,而不是单纯地学习知识、技能、本领等。也就是说伦理教育压倒一切。而伦理教育的重要内容,又是‘序长幼,明贵贱,别内外,定亲疏’。
1 n& Y9 P0 h" s% U6 x
0 U* x& f/ X9 _0 y+ C我在华教是‘外甥’;在教会是‘孙子’。如果进了华团、政党或是政府机关,相信连‘贱妾’、‘婢女’也不如。我又何德何能,敢来指点诸位应当如何如何?在过去,没有人愿意来帮助我,为我做一点小事。今天,你们也别指望我能为你们做一点小事。你们要靠自己,以后你们成功了,就有这个能力去帮助别人咯!
8 A' O2 ]# G, B. J& w1 k 7 G* b6 X0 l1 t' g5 ~
你们可以选择明哲保身,或者当一个高级移民份子,或者把我列入黑名单,不断地暗中观察我,只要我一有什么不对劲,就可以抓我进监狱、扣留营或者精神病院。在这之前,你们也可以把我列为‘拒绝来往客户’,选择不与我打交道,并‘好心’通知、告诉其他人有关我的事情。
/ \* i0 s' L: E& K( h . P2 L+ `/ [+ G
不过,你们的监狱、扣留营和精神病院是装不完像我这样的人,结果你们需要更多的土地、更多的人力和资源,来处理、应付我们。在这个恶性循环之下,到了最后,你们、你们的孩子、你们的孙子,势必成为下一个TUANKU。所以现在不怕你笑,却要看谁笑到最后。
/ p2 c2 z9 p  ]* P6 R: p
8 g+ P; w. q6 n: o2 Q3 B# w0 z
2 Y( A7 B, v5 K. }$ ?# z+ R4 `7 lLast modified on 2008-06-06 20:15:01 by TUANKU
4 ~# i/ e$ r& Z" Lhttp://thefreemedia.com/index.php/weblog/20558

TOP

TUANKU,好久没见你上来。. v' W; t+ f+ m
你的文笔依旧锋利如剑……4 O( \/ ~$ f6 P
不,应该说比以前锐利,还幽默十足,小的佩服佩服。
海德堡部落格(注:很少更新)

TOP

以谬驳谬,高招下
! `. r: _! w  N8 \1 }6 n可惜,倒还没看过没有谬点的理论存在过
9 B. z* f! e4 e7 I水至清则无鱼
5 g! _1 {! M7 [! v不是挺谁的问题,而是有解决方案就说. ~  h  ]0 A' k/ n+ R
没有解决方案就反映下,看有没有人能做得更好
2 o' h- f! @3 e! \; l) i4 [其他的尽力无愧就好,为何事事找批评:$
" ^; v7 @$ B5 @) Y4 ~* ]0 q! ^7 a嫌太饱没事做?:$
  E% p% g4 Q# z: R4 L
  A, `: X3 X" a' k: [8 g社会是个淘汰制:$虽然现实但是是很好的过滤器:$
- f1 J3 O: [& V) S) s/ n, e是非功过是人捏造的:$实不实用是由社会和时间定的:$
! V* B  b) M$ Q+ ]
& i* W# C2 c2 Y2 ?[ 本帖最后由 泯风 于 2008-12-25 01:19 AM 编辑 ]

TOP

发新话题